亚美am8.com
网站地图   E-mail  
首页    English Version
 
学院介绍 新闻动态 办学成果 专业设置 高峰论坛 高级研修 考试认证 企业内训项目 校友精英 财富管理俱乐部
新闻动态
 ICON 院长时评  
 ICON 新闻报道  
 ICON 活动报道  
 
Bottom
 
首页 / 新闻动态 / 院长时评 / 详细内容
防范“关键性”与“创造性”风险
发布日期:2015/9/18 来源:东方早报

陆红军
发表于《东方早报》 财经•观点 A22版 2015.09.17 07:48
http://www.dfdaily.com/html/113/2015/9/17/1302018.shtml

        传统危机需要防范,新型危机需要平衡。近期全球聚焦中国经济,猜测与担忧风起。

亚美am8.com院长陆红军认为,中国防范新型金融风险要加强三个培育。
高剑平 早报资料

  传统危机需要防范,新型危机需要平衡。近期全球聚焦中国经济,猜测与担忧风起。视野聚焦三大热点:亚投行(AIB)、A股灾、汇率潮,有一说中国是两胜一负,即亚投行和汇率贬值成功。但实际上应对A股风暴,避开了系统性金融危机,可以说获得三胜。这些胜负无常恰是多重时代的基调。
      
“关键性”风险与“创造性”风险:多重时代金融风险防范的新变化
  记得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初起时,不少人或梦想回到繁荣时代、或期待出现景气的固定拐点。本人在一次各地国资委主任参加的形势报告会上,以《重症室中的世界经济》为题,作出了世界经济呈“W形”并进入多重时代的判断。
  多重时代具有多极经济、多重危机、多重制约、多重失衡和多种常态的五大特征,整体呈现成败或正负似一步之遥或起伏波段形态。而中国在取得跨越式快速发展成功之后,经济增速放缓而全社会希望创业创新致富也成为一种新常态。
  “风险”一词于最近被提起得比较多。传统风险主要集中体现在区域性金融风险和系统性金融风险。区域性风险的源头包括新兴市场(如1994年墨西哥金融危机)、区域或次区域(1997年东南亚金融危机)等,在一定区域内发生传导和影响;系统性风险的源头多是发达经济体的金融市场,如1987年股市“黑色星期一”崩盘、2008年信用与信用衍生品危机、货币危机等。
  而在多重时代,信息科技创新和各种繁复的环境产生了新型风险,主要似表现为“关键性”风险和“创造性”风险两大类。关键性风险属于致命性风险,一旦发生将可能在以下三类部位导致严重危害,即关键部位(如基础资产、三悖论)、精致部位(如次贷危机中的超级复杂衍生品)和要害部位(货币政策+财政政策+经济转型)。而创造性风险则属于生成性风险,具有三高的特点,即高杠杆、高频率和高传导。
  以中国最近的A股风暴为例,就是避开系统性金融风险的一场博弈战。今年沪综指自6月中旬掉头向下,3个月时间从5178点下跌至近期的3200点附近。在潮水退去的这3个月里,监管部门、金融机构和各类投资者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压力,大批机构产品被迫清盘或徘徊在清盘边缘,很多私募倒闭,大批融资客爆仓。在这场风暴中有 “十种角色”在彼此博弈:具有从众行为的散户其数量占90%以上;内部泄密产生了“股神”,如厦门集美大学股神林某10天赚1470万;像“矿工”一样的市场操纵,如高频交易与Q-club,从2008年几十人到2011年300多人,可在下单后三微秒中捕捉到信息提前卖出,其中租一条线1000万美元;扰乱市场的空头,本来做空头为成熟机制,可调节平衡价格,但恶意者则利用这一机制从中非法牟利;新增主力的股市新军,去年一季度新增795万股民中80后占62%,每周1%速度增加;配资机构利用超级杠杆,如融资融券等机构参与者包括券商、银行、资管、信托等;境外机构的角色模糊,与境内机构合作牟利;监管部门采取“暴力救市”及国际范例的有效措施;实体经济在这场风暴中首当其冲受到冲击;上市公司多采取无奈自救,各种角色博弈进而维护金融体系持续健康发展底线。
      
放下恐惧:可测之变中不变的风险防范前提
  2015年8月29日,提前出版的《经济学人》刊发题为《金融市场:中国长城永不倒?》的封面文章,从全球股市动荡角度着手,剖析中国乃至全球经济困局。亚洲金融危机或全球金融危机重演之说,实乃夸张之辞;然而中国进入新的转型发展阶段,势必改变经济体格局。世界不能指望中国成为高增长的永动机。其实,所谓的货币战争正是全球恐惧心态的一种市场化表现。西方乃至全世界面临的艰巨任务是提高生产率。足够的信贷规模和一往无前的中国速度让世界高速运转了数年。现在,能否增长取决于能否从金融改革到基础设施投资做出艰难抉择,信心及信念坚守则成为全球持续发展的重要思维与行为基石。
  当前世人的恐惧心态与金融业的三个特点有关:第一个特点是无中生有。俗话说空麻袋背米,这是投行语言,即用人家的钱来赚钱。这一特征极易在市场上酿成受骗恐慌心态。第二个特点是以少胜多。今天的钱放明天用是利差,中国的钱放到国外去用就是汇率,货币在时间与空间转移中形成的利率与汇率极易形成套利恐惧心理。第三个特点是金融的核心即信用与风险。高信用才能得到低成本资金,高收益必然高风险,这恰恰容易使恐惧风生水起,容易爆发挤兑和踩踏的集体行为。利率汇率多变本是常态,世界经济复苏的复杂性和中国经济转型的特殊性使得全球经济扑朔迷离。在当前,无论是对传统危机还是新兴危机,信心都是最重要的。
  在实体与金融失衡的怪圈中,恐惧、应变、平衡构成了实体金融的“新太极图”。人们将较长期生活在世界经济“太极图”的变动中,需要练就坚定内守之气、借力发力之功、持续连绵之道,凡获得此三内功者将能在全球经济与金融波动中沉着应对创新,使企业处于长期稳定健康发展的状态。
      
人力资源“三化”特质:防范新型风险的关键环节
  金融创新及风险监管背后的现代人力资源变革,是人们尚未深究的领域之一。目前,全球人力资源已呈现三个新特质:边缘化、集约化、多元化。这“三化”左右着全球金融市场的交易行为与稳定状态。
  边缘化:边缘竞争正在取代核心竞争。近年来,商业环境复杂多变,如何保持动态环境中的“边缘竞争”,成为当今企业生存与发展的核心。将无线网络置入汽车并覆盖功能,这一越界式创新有可能引领汽车行业的未来。互联网金融也是在打破传统金融的边缘才取胜的。
  当“互联网+与+互联网”相互融合、工业互联网和物联网等置入全球基础设施和航运物流等领域时,必将是全球传统产业的一场颠覆性的创新革命。边缘竞争也改变了现有核心竞争力的理念。当下与未来全球企业的人才必须具备感应变革、预测变革与领导变革(即通过创新改变规划)的能力素质,才能生存与发展。当飞机与动车的过程管理置入基于大数据和云计算的智能系统时,这一从“边缘”切入“核心”的状态管理体系,或将引领航空与高铁安全运营管理的未来。互联网金融也是在打破传统金融的边缘才取胜的。当互联网与物联网进入全球基础设施和航运物流等领域时,必将是全球基建业与制造业一场颠覆性的创新革命。
  集约化:全球资源配置的跨越创新。边缘竞争力也改变了现有核心竞争力的理念。当下与未来全球企业必须具备感应变革、预测变革与领导变革的能力素质,才能生存与发展。而集约型创新就是在多重边缘中改变规划、发展核心竞争力的能力。集约创新是边缘竞争力的核心。如从单一的产品提供商跨入综合服务商,这是一个跨界创新的角色转变。尤其是作为世界领军企业需要提升配置全球资源的能力,而这些全球资源(资本、商品、技术、人才、信息)的内涵及配置方式已经发生根本性、甚至颠覆性的变化。这同样需要阴阳交替平衡。
  从配置全球资源角度来说,资源的内涵在发生改变,比如互联网成为一个新的崛起的资源,甚至影响其他的社会经济资源;配置也在变化,包括配置的技术与方法(大数据、智能化、一体化等),所以企业需要融会贯通地学习和不断从边缘突破创新。集约型创新就是在多重边缘中改变规划、发展核心竞争力的领导力,是新的核心竞争能力。
  集约创新能力本身也是一个系统集合:企业集约型生产能力是基础能力,可谓技术要素;集约型开发能力是必备的配套能力,可谓商务要素;集约型投资能力则是核心能力,可谓金融要素,三大要素构成等边三角形结构。比如淡马锡具有集约型投资特色,形成了自身“审慎+定价体系+风控体系”的模型;而联想集团具有集约型跨文化人才培养特色,建立了“引领+路径+机制”的模式。
  多元化:从“泡沫HR”到“三高HR”。多重人才的整合是防范新型风险的制胜因素,而现代人力资源存在着从泡沫HR到三高HR的发展趋势。我在2005年出版的《知识经济:从人力资本跨入智力资本》一书中提到,泡沫HR的特征是知识碎片化,盲目跟从时尚新潮,缺乏独创、原创,成为科技终端的奴隶。随着网络与移动互联的快速发展,人们的头脑里并没有比从前储存更多的有用信息;没有网络前,傻瓜似乎比现在少。现在人们更重视三高的感知效应,即高预期(快速富裕、快速成功)、高感性(包括美感、情感、灵感)、高体验(上网的实时和多样化体验乐趣)。实际上网花钱得到体验的乐趣,但是对GDP的贡献只是微不足道的电费。
  从人力资源的重大变化中,我们可以看到具有边缘竞争力的人才能取胜。主要有三个方面:
  第一是“泡沫HR”重塑与教育,如谷歌、Facebook、eBay、Twitter排名前四家公司的雇员总共只有38400人,而阿里集团则有3万人,中国人才战略与教育体系需要进行深改。
  第二是“三高HR”的完善与整合。在高预期、高感性、高体验成为现代人力资源三大特征的情况下,中国人才价值与评价体系要进行再造。
  作为第一资源的人力资源或将被数据资源所取代。在数据和数据产业中,中国具有超越发达国家的后发优势。
      
中国防范新型金融风险要加强三个培育
  在多重危机平衡、多重人才整合的时代,金融创新与治理的交替,新型危机与传统危机的防范,将在较长时间内成为中国经济与企业核心竞争力进化的重要特征。而在这种变化中,中国金融的创新、治理与风险防范应注重以下三个培育。
  培育中华金融文化。弘扬普惠金融和绿色金融的精神,将中华千年文明的精髓延伸到金融,认清金融是播种、是种植、是付出、是责任而非仅仅高收割,创造中华文明的金融文化。将中国建成“一带一路”的大数据库和金融互联网创新、普惠金融、绿色金融的基地,把新产品输送到“一带一路”国家,造福全人类。
  培育多种适应性金融人才。培育适应性的高端金融人才和普惠金融人才,包括农业、中小微企业、金融、资本市场(如大宗交易、期货)和应对高频交易等。金融人才的培育应普惠与高端人才并重。
    培育防范区域性金融风险综合试验区。历史经验总结,在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同时,还要注意加强防范区域性金融风险。这对于区域不平衡的我国经济尤为重要。中国应选取有条件的地方区域(如中部大省),通过试点培育防范区域性金融风险的经验和机制体制,使其成为国家防范区域性金融风险的综合试验区,然后将经验向全国推广。

  (作者为国际金融中心协会主席、亚美am8.com院长,本文为作者2015年9月13日在亚美am8.com作为学术支持单位的“新常态•新变革•新金融 2015金融创新论坛”上发表的主旨讲演的部分内容。)

快速通道
在线报名
学院招聘
联系我们
校友精英
财富管理俱乐部
课程信息
·银行风险与监管国际证书(ICBRR)
·亚美am8.com高级课程总览
·金融英语招生简章
·财富管理高级研修班
图片链接
Print Print    GO_TOP Top
学院简介 | 组织架构 | 办学特色 | 师资团队 | 学院招聘 | 联系我们 | 学院图片
SIIF
© 亚美am8.com 版权所有
地址:上海市茂名南路59号西楼一组135室 电话:021-68869059 021-63175758
传真:021-58871016 E-mai:siif-edu@163.com
沪ICP备11050334号
信景网络 技术支持
<友情连结> 乐橙lc8.com/ 尊龙d88官方网站/ 凯时kb88.com/